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眼中的皇觉寺

古庙,老村,鸡鸣,朝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年出家,,有好也有坏.坏的是后悔怎么没有在年轻的时候走上出家这条快乐的道路,好的是我还能明白前面的那句话. 寺院网站:http://huangjuesi.fjsy.net/

网易考拉推荐

赤江金刚持自传4  

2014-08-30 10:57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让心灵不要有气馁等等的感觉,
让无我等等得到昭示,
弃绝有害的一切,与之背道而驰的,
无论何时、何种情形,都是Yongzin老师。

虽然我无论内在还是外在都没有这种导师的一丝一毫功德,但我这条老狗还是毫不惭愧地厚着脸皮加入了狮子的行列——我接受了这个职位。

不久,到了象征性地进献哈达、表示下达指令和首次觐见典礼的日子。早上,我在拉萨Trulpay Tsuglakang(化身寺)、密封的小昭寺(sealed Ramoche temple)和布达拉宫圣庙的佛陀释迦牟尼像和其他圣物前做了千供,然后去了罗布林卡宫上层的Jangchub Gakyil寝殿,匍匐在宗座嘉瓦仁波切面前,然后进献了曼达拉、3个底座和哈达。宗座把3个底座和哈达还有一尊文殊菩萨的铜像赐给我。我示意他走进我,然后做了初步的简短解说,开始讲的是生菩提心的功德,并口传了《事师五十颂》本经。

接着,政府在寝殿旁边灯火辉煌的日光会客厅,安排了吉祥的首道宴席。我在席上向一切轮回涅盘之主宗座嘉瓦仁波切鞠躬。他在无畏的狮子法座上光辉灿烂,如同亿万个太阳的万丈光芒,辉煌耀眼,照亮无数众生。我这才真正在首次觐见的时候进献了那3个底座。政府也给了我很高的奖赏。然后,按照习惯,我接受了众位Kal?n(大臣)和宗座的随员们进献的表示庆祝的哈达,从首侍和住持直到俗家和受戒的秘书与官员们也都进献了哈达。

罗布林卡的所有仪式结束后,回到拉萨的僧寮,发现门口拿着礼物的人排成长长的一排,都是与我有佛缘和接触过的大大小小的人物,其中有政府大小官员和工作人员,从三大法寺、扎仓和拉章的管理机构往下都有。

当时是Dragyab Chetsang Hotogtu到达拉萨的头一年。他去布达拉宫觐见宗座嘉瓦仁波切,顺便去我的寓所看我。

冬课期间,宗座嘉瓦仁波切做了大量的时轮金刚意曼达拉闭关(mind mandala of Sri Kalachakra),我前去进行协助,完成了事业修正(l?rung)入道闭关和弥补不足的火供。

木马年我54岁。那年举行盛大的新年庆祝仪式,以纪念佛在舍卫城演示奇迹,无上大师护法尊者Kyabg?n Chenpo Chog宗座嘉瓦仁波切决定要在拉萨化身寺主持一个受具足戒的比丘发愿。在这之前,Dragyab Chetsang Hotogtu仁波切还邀请我去拉萨大祈祷法会云堂,并且在新年活动结束后,按照习俗举行了繁复的仪式,从布达拉宫直到拉萨化身寺顶层拉章上方的甘丹寺Yangtse寝殿,一直不断。我也去了,住在拉章上方的一间屋里。

1月夜晚满月的那天,宗座嘉瓦仁波切,由Yongzin Sharpa Ch?je Lingtrul金刚持仁波切任住持和律师(K?nlob Dragma)、现任甘丹寺 Tri 仁波切、色拉杰寺Thubten Kunga任告时、我任示密戒师(Sangte T?npay Lobp?n),面对佛尊释迦牟尼,与前任甘丹赤巴、哲蚌洛色林寺Minyag Tashi Tongdü仁波切、江孜寺Ch?je、Ts?nzhab等人,举行了补充仪式。

面对聚集的10名比丘,宗座主持了一名比丘的受戒和发愿,内容包括接受所有修习的概要。仪式洁净而圆满,没有任何差错。修炼的大功业足以成就他坐床,成为所有修习律藏者的皇冠明珠。我作为戒僧,问那些揭开秘密的问题。讯问整个西藏的精神与世俗领袖嘉瓦仁波切需要无法想象的勇气:“您信仰佛法吗?您不是强盗吗?您是否杀害了自己的父亲”等等,但因为这些都是律藏中要求的做法,我还是鼓起勇气问了那些问题。

当天,西藏政府置办了繁复的庆祝宴席,一直排到化身寺大庭院的边上。因为轮到我解说曼达拉供养,我做了大量的解说,从宗座嘉瓦仁波切身语意行的无上功德,一直讲到西藏早期和后来出现的各种流派的《别解脱戒》,直到律藏(vinaya)是佛法根本,既是佛法也是上师等。有人让我从第二天开始,为西藏政府和拉章的俗家官员理事会、在家和受戒的秘书,以及为扎什伦布寺拉章举行的历届传统庆祝活动做曼达拉解说。

荟供法会结束后,Cham Lozang P?ldr?n请我为去世的Zhichab P?lwa积攒功德根本,我便在拉萨须弥云堂,给大约400名志愿者(其中有许多喇嘛和杜固,如帕绷喀金刚持、Dragyab Hotogtu仁波切,及托摩格西Chogtrul仁波切等)做了金刚瑜伽母辛都拉曼陀罗四大灌顶赐福(Vajrayogini Sindhura Mandala Four Initiation Blessing),并根据合成解说经文(分别是《Molten Sapphire Staircase 》教诫和Zhwalu K?nchen所著《Shortcut To Attainment Of Kechara》教诫)对两大次第做了体验解说。

后来,应他们的住持、导师和官员的邀请,并且当时Dagpo Sh?drub Ling的僧伽们正要向宗座嘉瓦仁波切致谢,于是我在那座拉萨寺上层的Ewam云堂,给所有的僧伽,对宗喀巴大师上师瑜伽法做了全面的解说。

4月15日,我给帕绷喀金刚持的Chogtrul仁波切接受沙弥戒,并给他取了个Ngawang Lozang Trinl? T?nzin的法名。

中国政府代表Trangchin U几次派信使Bapa Puntsog Wangy?l送来书信说,由于决定在北京召开大会,名叫“全世界人民大法会”(Whole World’s People’s Assembly),需要我们从西藏中部、后藏和前藏派遣代表参加,并且我必须以所有西藏行者总代表的身份参加。因为我不同意,他们就反复不断地请求宗座嘉瓦仁波切,于是他最后命令我接受邀请。眼看不能推辞这个艰巨的任务,我无法说“不”,于是,宗座嘉瓦仁波切带领随员,包括Yongzin Ling金刚持仁波切、Karmapa仁波切、小Mindr?ling仁波切、Kashag、众秘书等人,于5月10日离开拉萨,动身前往北京。我与他们一同前往,随行的有Lhabu、P?ld?n、Lozang Sherab、Lozang Yeshe及Namdr?l。

到Yarlam Drogriwoche的时候,宗座嘉瓦仁波切访问了大甘丹山胜土。当时我向自己所住寓所的神圣底座做了供奉,供了茶水、热米汤,并在大云堂向僧伽散供,还给基金留下一笔钱,因为宗座作为众生之主应邀坐上文殊宗喀巴的狮子法座。我在解说曼达拉的时候做了实物供奉。

从甘丹寺开始,直到穿过Kongp? Ba关口,随员的大多数都是坐的牛车,其余人骑马。接着,因为直到Bowo Tramo的牛车路都没有修好,所有人都骑马,一直穿过Kongpo Gyamda、 Ngap?、 Dru Pass、Zhokha、Nyangtri、Demo、 Lunang及Powo Tongyug等地。沿途都是崎岖的乡野石头路,密林遍布。有时候由于树枝盖得密密麻麻,遮天蔽日。每天都要走过许多陡峭狭窄的道路和溪流。而且那一年的夏天雨下得特别大,雨水多得闻所未闻。大家上山和下山的时候只好步行。上面往往有巨石落下的危险,或者失足掉下许多层楼高的悬崖,摔到下面的岩石上。走过摇摇晃晃、薄如蝉翼的木桥时,激流飞溅的水花打在身上,这样一些情形,犹如Lhodrag的Marpa所言:

到处都是狭窄的小道与河流,
永远走不出浓密的森林……

沿途遭遇的种种危险,
现在想起来,也会不寒而栗。

我们走了大概一个月。那些让人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极其疲惫的崎岖小路,就连上面这些让马尔巴(Marpa)闻名遐迩的诗句描绘的,也相形见绌。

后来,我们在一个叫Powo Tramo的地方,遇到中国的火车,于是上了车。 一连几天,中国人提供的住宿,都是最差的牦牛毛毡帐篷,吃的是修路工人吃的食物。我一边修习这样的密咒——像诗句里说的那样:“对婆罗门、猪狗和难以触碰的东西一视同仁,安之若素!”我与那些工人们用一个容器吃饭,品尝一样的味道。那些马匹、骡子和地位较低的仆人们折回原路,回去的时候路比在Marlam的时候还要难走。

到达昌都 Jampa Ling寺后,我在寂天菩萨(Shantideva)拉章呆了1天;那里已经准备好了住处,曾在拉萨拜我为师的Zhizang仁波切对我进行了非常热情的接待。接着,我们穿过了宽阔的Kamtog Drukha河,又穿过Dege Tro关口。那个关口好像要直通天上。然后我们先后经过Yihlung、Trehor Dhargye寺、Kartze寺、Tau寺等地,到达Dartsedo。

我在Dhargye寺遇见心灵导师Jampa Kedrup 仁波切尊者。他开了一所辩经学校,通过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调服了僧伽们,使他们言行举止勤勉恭谨。我在Beri Lingtog见到了Getag杜固的转世、前世檀越如Zhitse Gyap?n家庭,还有我的许多学僧。他们给了我许多路上吃用的东西,可实在是太多了,我只拿了两袋糌粑。

虽然Kartze寺曾作过邀请,并且做好了我去住的准备,可我还是听说自己必须住在中国政府安排的地方。因为Gyap?n Trangchin U不容分说地坚持让我们住在中国政府办公楼里,我无法拒绝,只好照办。Zhitse Gyap?n家庭的D?ndrub Namgy?l父子还有Gyap?n Ch?tze Ngawang Dorje经师来到我住处,畅叙旧情。

当地乡城寺的几名执事包括Lakag杜固都专门来Kartze看我,但中国卫兵拦住了他们,让他们一个月都没法进来。我要走的时候,去了他们住的地方,与他们见了一个小时左右的面。

我的侍从Tsongp?n Lozang格西和Namdr?l从Dartsedo经由Lithang临时回到乡城。我则带着侍从Lhabu、P?ld?n和Lozang Sherab去了中国。我们穿过雄伟的Arlasen关口,到达一个叫Ya-ng?n的中国地区。我们从Powo Tramo直到那里,一路都是整天坐车;我感到头疼、恶心,什么东西不能吃喝多少。因为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,Muli Kyabg?n杜固、Muli王的大臣还有侍从们都在那里,他们过来看我。

接着,我们来到Drintu,从那里宗旨嘉瓦仁波切还有一小队随员、Yongzin Ling金刚持仁波切、我本人还有Lhabu坐飞机去Shii-ng?n。到Shii-ng?n的时候,全知班智达仁波切已经从后藏通过北线到了,于是心灵父子团聚了。我与宗座一起参观了拉萨过去佛寺的珍贵佛陀像,只见Jowo仁波切与佛陀的法座空空如也。

然后,我们坐火车到了北京。宗座嘉瓦仁波切Yongzin Ling仁波切和我呆在Yikajao,那里已经为我们准备了住处。会见的时间到了,因此我们没有休息时间。开了两天的预备会议。接着,主会开始了。会议开了大约1个月。我们早晚都必须到会。我既不懂汉语,也不懂政治,如此等等,使得这一切变得十分劳神费力。嘉瓦仁波切和班智达应邀参观风景的时候我必须陪同。简而言之,从早上6点左右直达晚上10到11点,除了吃饭时间,我们都是在奔波,真是让人筋疲力尽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